[2020/3/9]
使用者付費 健保擬提高三大部分負擔

工商時報 蘇秀慧

2019年健保財務收支短絀擴大為336億元,最快2021年安全準備金就會低於1.5個月,依法必須調高健保費率,引發社會關注。衛福部中央健康保險署長李伯璋7日表示,擬從三大方向推動使用者付費、部分負擔改革,包括藥品部分負擔從200元吃到飽改採定率制、增收檢驗檢查及癌藥部分負擔。

李伯璋強調,健保財務面臨收支短絀問題「騙不了人」,但調高健保費率未必可以為財務問題解套,推動使用者付費、部分負擔,減少不必要的醫療行為,杜絕浪費,比較務實。他說,「沒有人敢提使用者付費、部分負擔」,那麼健保的財務問題要如何解套?

李伯璋指出,調高健保費率不但民眾負擔重,企業也負擔重。健保是大家的錢,對不常看病的民眾來說,一視同仁地調高費率,未盡公平,如果是使用者付費、部分負擔,將公平許多。

健保署統計,保費調降、人口老化與新藥給付等影響,健保財務收支自2017年起首度出現短絀98億元,2018年擴大為266億元,2019年再擴大為336億元,最快2021年安全準備金就會低於1.5個月,須依法調整費率。

李伯璋提出三大改革方向,包括藥品部分負擔不再採200元吃到飽定額制,改採定率制;檢驗檢查按比例收取部分負擔;昂貴的癌症新藥不再由健保全額買單,病患須自行負擔部分比例,並訂負擔上限。

目前藥品部分負擔採定額制,藥費超過100元者,依不同級距定額收取,上限為200元;未來如果取消上限,民眾每年須自行負擔共約47.88億元。

又如檢驗檢查,如電腦斷層、磁振造影部分,目前民眾不用任何部分負擔,2018年花費達706億元(以1點1元推估);未來如果以20%定率計算,民眾每年須自行負擔共約106.04億元。

李伯璋表示,目前檢驗檢查、藥費占健保醫療支出比例達74%,醫事人員獲得的醫療給付愈來愈少,未來如果導入使用者付費概念,民眾會思考是否要多拿不必要的藥品、做不必要的檢查,醫師也要善盡告知檢查必要性,避免增加輻射線暴露風險。

李伯璋說,該花的錢還是要花,如癌症新藥、C型肝炎新藥等,未來如果能有這些財源挹注,可望給付更多癌症新藥,對不常看病的民眾也較公平;未來討論相關措施時,一定會考慮弱勢、重病與罕病族群,配套措施仍待進一步討論。

李伯璋還說,現階段健保財務狀況入不敷出,雖已透過分級醫療、雲端藥歷與上傳檢驗檢查報告等方式節流,但光提高保費卻不改善醫療浪費,財務缺口永遠補不起來。


附檔: